古文學網

首頁 詩文 作者 名句 成語 典籍 小說 賞析 我的 手機版

第一百三回 巡按府氣走白玉堂 逆水泉搜求黃金印

作者: 石玉昆

  且說白五爺回到屋內,總覺心神不定,坐立不安。自己暗暗詫異道:“今日如何眼跳耳鳴起來?”只得將軟靠扎縛停當,挎上石袋,仿佛預備廝殺的一般。一夜之間驚驚恐恐,未能好生安眠。到了次日,覺得精神倦怠,飲食懶餐,而且短嘆長吁,不時地摩拳擦掌。及至到了晚間,自己卻要早些就寢。誰知躺在床上,千思萬慮一時攢在心頭,翻來覆去,反倒焦急不寧。

  索性賭氣起來,穿好衣服,挎上石袋,佩了利刃,來至院中,前后巡邏。由西邊轉到東邊,猛聽得人聲嘈雜,嚷道:“不好了!西廂房失了火了!”白玉堂急急從東邊趕回來。抬頭時,見火光一片,照見正堂之上有一人站立。回手從袋內取出石子揚手打去。只聽一聲,倒而復立。白玉堂暗說:“不好!”此時,眾差役俱各看見,又嚷有賊,又要救火。白玉堂一眼看見里面面禮雨墨在那里指手畫腳,分派眾人,連忙趕向前來,道:“雨墨,你不護印,張羅這些做什么?”一句話提醒了雨墨,跑到大堂里面一看,哎呀道:“不好了!印匣失去了!”

  白玉堂不暇細問,轉身出了衙署,一直追趕下去。早見前面有二人飛跑。白玉堂一邊趕,一邊掏出石子,隨手擲去。卻好打在后面那人身上,只聽咯當一聲,卻是木器聲音。那人往前一撲,可巧跑得腳急,收煞不住,“噗咚”嘴吃屎爬在塵埃。

  白玉堂早巳趕至跟前,照著腦后連脖子當地一下,跺了一腳。

  忽然前面那人抽身回來,將手一揚,弓弦一響。白玉堂跺腳伏身,眼光早巳注定前面,那人回身揚手弦響,知有暗器,身體一蹲。那人也就湊近一步。好白玉堂!急中生智,故意地將左手一握臉。前面那人只打量白玉堂著傷,急奔前來。·白玉堂覷定,將右手石子飛出。那人忙中有錯,忘了打人一拳,防人一腳,只聽“啪”,面上早巳著了石子,“噯呀”了一聲,顧不得救他的伙計,負痛逃命去了。白玉堂也不追趕,就將趴伏的那人按住,摸了摸脊背上卻是印匣,滿心歡喜。隨即,背后燈籠火把,來了多少差役。因聽雨墨說白五爺趕賊人,故此隨后起來幫助。見白五爺按住賊人,大家上前解下印匣,將賊人綁縛起來。只見這賊人滿臉血漬,鼻口皆腫,卻是連栽帶跺的。

  差役捧著印匣,押了賊人。白五爺跟隨在后,回到衙署。

  此時西廂房火已撲滅。顏大人與公孫策俱在大堂之上。雨墨在旁亂抖。房上之人已經拿下,卻是個吹氣的皮人兒。差役先將印匣安放公堂之上。雨墨一眼看見,咯蹬地他也不抖了。

  然后又見眾人推擁著一個滿臉血漬矮胖之人到了公堂之上。顏大人便問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那人也不下跪,聲音洪亮答道:“俺號鉆云燕子,又叫坐地炮申虎。那個高大漢子,他叫神手大圣鄧車。”公孫策聽了,忙問道:“怎么,你們是兩個同來的么?”申虎道:“何嘗不是。”他偷的印匣,卻叫我背著的。”公孫策叫將申虎帶將下去。

  說話間,白五爺已到,將追賊情形,如何將申虎打倒,又如何用石子把鄧車打跑的話說了。公孫策搖頭道:“如此說來,這印匣需要打開看看,方才放心。”白五爺聽了,眉頭一皺暗道:“念書人這等腐氣!共總有多大的工夫,難道他打開印匣,單把印拿了去么?若真拿去,印匣也就輕了,如何還能夠沉重呢?就是細心,也到不了如此的田地。且叫他打開看了,我再奚落他一番。”即說道:“俺是粗莽人,沒有先生這樣細心,想的周到。倒要大家看看。”回頭吩咐雨墨將印匣打開。雨墨上前,解開黃袱,揭起匣蓋,只見雨墨又亂抖起來,道:“不……不好咧!這……這是什么?”白玉堂見此光景,連忙近前一看,見黑漆漆一塊東西,伸手拿起,沉甸甸的,卻是一塊廢鐵。登時連急帶氣,不由地面目變色,暗暗叫著自己:“白玉堂呀,白玉堂!你枉自聰朋,如今也被人家暗算了。可見公孫策比你高了一籌。你豈不愧死?”顏查散惟恐白玉堂臉上下不來,急向前道:“事已如此,不必為難。慢慢訪查,自有下落。”公孫策在旁也將好言安慰。無奈白玉堂心中委實難安,到了此時一語不發,惟有愧憤而已。公孫策請大人同白玉堂且上書房:“待我慢慢誘問申虎。”顏大人會意,攜了白玉堂的手轉后面去了。公孫策又叫雨墨將印匣暫且包起,悄悄告訴他:“第一白五爺要緊,你與大人好好看守,不可叫他離了左右。”雨墨領命,也就上后面去了。

  公孫策吩咐差役帶著申虎,到了自己屋內。卻將申虎松了綁縛,換上了手銬腳鐐,卻叫他坐下,以朋友之禮相待。先論交情,后講大義,嗣后便替申虎抱屈說:“可惜你這樣一個人,竟受了人的欺哄了。”申虎道:“能性此差原是奉王爺的鈞諭而來,如何是欺哄呢?”公孫先生笑道:“你真是誠實豪爽人,我不說明,你也不信。你想想,同是一樣差使,如何他盜印,你背印匣呢?果然真有印也倒罷了,人家把印早巳拿去請功,卻叫你背著一塊廢鐵,遭了擒獲。難道你不是被人欺哄了么?”申虎道:“怎么,印匣內不是印么?”公孫策道:“何嘗是印呢。方才共同開看,止有一塊廢鐵,印信早被鄧車拿了去了。所以你遭擒時,他連救也不救,他樂得一個人去請功呢。”幾句話說得申虎如夢方醒,登時咬牙切齒,恨起鄧車來。

  公孫先生又叫人備了酒肴,陪著申虎飲酒,慢慢探問盜印的情由。申虎深恨鄧車,便吐實說道:“此事原是襄陽王在集賢堂與大家商議,要害按院大人,非盜印不可。鄧車自逞其能,就討了此差,卻叫我陪了他來。我以為是大家之事,理應幫助,誰知他不懷好意,竟將我陷害。我等昨晚就來了,只因不知印信放在何處。后來聽見白五爺說,叫雨墨防守印信,我等聽了,甚是歡喜。不想白五爺又吩咐雨墨,不必忙在一時,惟恐隔墻有耳。我等深服白五爺精細,就把雨墨認準了,我們就回去了。故此今晚才來。可巧雨墨正與人講究護印之事。他在大堂的里間,我們揣度印匣必在其中。鄧車就安設皮人,叫我在西廂房放火,為的是惑亂眾心,匆忙之際方好下手。果然不出所料,眾人只顧張羅救火,又看見房上有那皮人,登時鼎沸起來。趁此時,鄧車到了里間,提了印匣,越過墻垣。我髓后也出了衙署,尋覓了多時,方見鄧車。他就把印匣交付于我。想采就在這個工夫,他把印拿出去了,才放上廢鐵。可恨他為什么不告訴我呢?我若早知是塊廢鐵,久已就擲了,背著它做什么?也不至于遭擒了。越想越是他有意捉弄我了,實實令人可氣可恨!”公孫策又問道:“他們將印盜去,意欲何為?”申虎道:“我索性告訴先生罷。襄陽王已然商議明白,如若盜了印去,要丟在逆水泉內。“公孫策暗暗吃驚,急問道:“這逆水泉在哪里?”申虎道:“在洞庭湖的山環之內,單有一泉,水勢逆流,深不可測。著把印丟下去,是再也不能取出來的。”

  公孫策探問明白,飲酒已畢,叫人看守申虎,自己即來到書房。見了顏大人,一五一十將申虎的話說了。顏大人聽了,雖則驚疑,卻也無可如何。

  公孫策左右一看,不見了白玉堂,便問:“五弟哪里去了?”顏大人道:“剛才出去。他說到屋中換換衣服就來。”

  公孫策道:“嗨,不該叫他一人出去。”急喚雨墨:“你到白五爺屋中,說我與大人有緊要事相商,請他快來。“雨墨去不多時,回來稟道:“小人問白五爺伴當,說五爺換了衣服就出去了,說上書房來了。”公孫策搖頭道:“不好了,白五爺走了。他這一去,除非有了印方肯回來。若是無印,只怕要生出別的事來!”顏大人著急道:“適才很該叫雨墨跟了他。”公孫策道:“他決意要去,就是派雨墨跟了去,他也要把他支開。我原打算問明了印的下落,將五弟極力的開導一番,再設法將印找回。不想他競走了!此時徒急無益,只好暗暗訪查,慢慢等他便了。“自此日為始,顏大人行坐不安,茶飯無心。

  白日盼到昏黑,昏黑盼到天亮,一連就是五天,毫無影響。急得顏大人嘆氣嗨聲,語言顛倒。多虧公孫策百般勸慰,又要料理官務。

  這日,只見外班進來稟道:“外面有五位官長到了。現有手本呈上。”公孫先生接過一看j滿心歡喜,原來是南俠同盧方四弟兄來了,連忙回了顏大人,立刻請至書房相見。外班轉身出去,公孫策迎了出采,彼此各道寒喧。獨蔣平不見玉堂迎接,心中暗暗輾轉。及至來到書房,顏大人也出公座見禮。

  展爺道:“卑職等一來奉旨,二來相諭,特來在大人衙門供職,要行屬員之禮。”顏大人哪里肯受,道:“五位乃是欽命,而且是敝老師的衙署人員,本院如何能以屬員相待?”

  吩咐看座,只行常禮罷了。五人謝了座。.只見顏大人愁眉不展,面帶赧顏。盧方先問:“五弟哪里去了?”顏大人聽此一問,不但垂頭不語,更覺滿面通紅。公孫策在旁答道:“提起話長……”就將五日前鄧車盜印情由述了一遍。“五弟自那日不告而去,至今總未回來。”盧方等不覺大驚失色,道:“如此說來,五弟這一去別有些不妥罷?”蔣平忙攔道:“有什么不妥的呢?不過五弟因印信丟了,臉上有些下不來,暫且躲避幾時。俟有了印,也就回來了。大哥不要多慮。請問先生,這印信可有些下落?”公孫策道:“雖有些下落,只是難以求取。”蔣平道:“端的如何?”公孫策又將申虎說出逆水泉的情節說了。蔣平道:“既有下落,咱們先取印要緊。堂堂按院,如何沒得印信?但只‘件,襄陽王那里既來盜印,他必仍然暗里使人探聽。又恐他別生事端,需要嚴加防備方妥。明日,我同大哥、二哥上逆水泉取印。腥大哥同三哥在衙署守護。白晝間還好,獨有夜間更要留神。”計議已定,即刻排宴飲酒。無非講論這節事體,大家喝得也不暢快,囫圇吃畢。飯后,大家安歇。展爺單住了一間,盧方四人另有三間一所,帶著伴當居住。

  展爺晚間無事,來到公孫先生屋內閑談。忽見蔣爺進來,彼此就座。蔣爺悄悄道:“據小弟想來,五弟這一去兇多吉少。弟因大哥忠厚,心路兒窄,三哥又是鹵莽性子兒,太急,所以小弟用言語兒岔開。明日弟等取印去后,大人前,公孫先生需要善為解釋。到了夜間,展兄務要留神。我三哥是靠不得的。

  再者,五弟吉兇,千萬不要對二哥說明。五弟倘若回來,就求公孫先生與展兄將他絆住,斷不可再叫他走了。如若仍不回來,只好等我們從逆水泉回來再做道理。”公孫先生與展爺連連點頭應允。蔣平也就回轉屋內安歇。

  到了次日,盧方等別了眾人,蔣爺帶了水靠,一直竟奔洞庭湖而來。到了金山廟,蔣爺惟恐盧方跟到逆水泉瞅著害怕著急,便對盧方道:“大哥,此處離逆水泉不遠了,小弟就在此改裝。大哥在此專等,又可照看了衣服包裹。”說著話,將大衣服脫下,疊了包在包裹之內,即把水靠穿妥,同定韓彰前往逆水泉而去。這里,盧爺提了包裹,進廟瞻仰了一番。原來是五顯財神。將包裹放在供桌上,轉身出來,坐在門檻之上觀看山景。不知后文如何,且聽下回分解。

猜您喜歡的小說:
© 2019 古文學網 | 免責聲明 | 意見箱 | 糾錯 | 申請收錄 | 郵件:[email protected] | 桂ICP備15004247號
全天北京pk10计划最牛